transparent

@- 不见不念 -

谢谢太太!太太的字好好看!四轮的坠好梦幻!好感动( ゚∀゚) ノ♡

谢谢!

加油

纸胶带痛手机壳💛💙第一次献给恺楚了😘@(四季纸胶带哦)

爱过,累了

抛开个人偏好,haru和mako也许就像是一对兄弟,互补处处在意着对方,如同连体婴儿般存在。现实的环境造就他们的关系就是那样亲密无间,了解关心着对方。haru也是那种不会拒绝mako的性格,我想如果真是一直那样发展的话,mako就算向haru提出恋爱的要求,他也不会拒绝吧。如果不曾有凛的出现,或许我会站他俩吧,老夫老妻也好,青梅竹马也好,幼训染也好,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”,说的不就是他俩吗(即使不想承认)
但世界就是这样,命运总会开玩笑,凛就是出现了,他就是把哈鲁从原来自我封闭的二人世界中拉了出来,打破了它原有的平静。在小六挑拨后人家又离开,更是让哈鲁记住了他,忘不了,如同火般时时烧撩着他的心。...

给受猫🐱

啊啊能被专门点名真是好感动( ˘ ³˘)♡其实我也是追一个太太来到了LOFTER,然后发现这里有好多写文好厉害的太太们啊!作为小透明的我就继续潜着水,给喜欢的文章点赞( ・᷄ὢ・᷅ )但是!当时看到Drags真的是吃了一惊好喜欢!每一章的引子真的是写的超赞!(PS当时的我就把每章引子发空间里还有小伙伴还来问是什么文章!)因为以前从没有太太会注意到我,尽管会一直留言支持,但他们还是会有一堆身边更亲密的小伙伴们,所以从未奢望过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本来就想继续当小透明不求能得到太太的青睐,真的最令我感动的是喵喵居然注意到我了还关注了我了!当时觉得...

Long-lasting


海豚停止了歌唱,樱花错过了花期,我的灵魂,也永远滞留在了那个的夏天


如果一切都可以重来,多么希望我们能在飘零花瓣的樱花树下相遇。我对他乖巧的微笑,他对以温柔地向我伸出手来。


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。第一,根据我对他的了解,他是一定不会那样矫情的对我;第二,当时是盛夏,哪里有盛开的樱花;第三,我们相遇时我并不是乖巧,甚至可以说是狼狈。


我是个孤儿,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出现过“父母”二字,与其认为他们抛弃了我,我更偏向于他们已经死了,所以我来在这孤儿院里呆了这么长时间。


在这家孤儿院中,没有传说中慈祥的院长老爷爷、像母亲一样孤儿院...

雕刻时光

命运这种东西,生来就是要被踏于足下的,如果你还未有力量反抗它,只需怀着勇气等待

七濑遥生日的那天,松冈凛送给他了一根油画笔。

这是一根圆形画笔,钝的笔尖,可用来制造较圆润柔和的笔触;而使用侧锋能出现大面积的模糊的色晕,也可用于点彩技法。

吃完生日蛋糕后,遥拿起画笔轻轻地摩挲。笔杆似是用沉香木雕刻而成,可闻到一股岁月和时光沉淀的清香,让人安静下来。笔尾则有一细小的花体英文“Rin”。而貂毛所制的笔毛,无不显示着,这是一根高级画笔。

“为什么?”遥轻声问道。

“原因吗……你绘画不是很好吗,拿着好点的笔画画会舒服点吧。”凛从他手中拿过画笔,然后抬起头来盯着遥说“如果你想得到什么东西,就先得...

心情好😊过几天再撸一篇😄

An Interesting-looking Carved Dagger

*新三L34脑洞

*我也不知自己在写什么

*凛遥


繁华的都市里,有一家小小的、不起眼的古玩店。

人们都希望在这家迷宫般的阴暗发霉的店堂里,从那杂乱地摆在地上的一堆堆破烂货里找到件稀世珍宝。

所以客人络绎不绝。

这是古董商、也是老板松冈凛愿意看到的。

但这类客人通常是bargainhunter,他们会鉴别珍品,不会多花不必要的一分钱。

这也是凛所郁闷的,毕竟没有哪个商人不希望自己赚钱。

就算是土豪也不愿意。


在一天的忙碌后,凛终于能够坐下了歇息。他随意地瞟了一眼店内,在那杂乱无章地摆满东西的地板上,看见一个体积很大的货箱。它静静...

罪恶深处

亲王凛×圣子遥


Part1


912年,Lntis大陆在经过几百年的战乱后,终于被Cognomen帝国统一。一时间,国家富强,宗教盛行,皇权至上。

1422年,Julius帝国兴起,两国对立。现任Cognomen帝国的统治者是女王松冈江,一位松冈王族难得的爱好和平的统治者,却也因此遭到大多数贵族的反对。但因为身边有分别掌握国家兵权的三位军事大将,使得统治才得以进行。

而贵族们的残暴,使得底层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,信仰成为了他们活下去的唯一支撑。这里的人民可以一天不吃饭,却要坚持给教堂募捐。也经常有人把家属的尸体抬到当地教堂的门口,只为神父在其头上轻轻一点,...

1 / 2

© 一夜无活 | Powered by LOFTER